奥运会金牌榜的一些大胆思考这个金牌榜意味着什么?

儒家文化圈三国(中日韩)、欧盟、盎撒种族各自拿走奥运金牌总数的1/4,剩下的不到1/4的金牌总数才让亚非拉发展中国家来瓜分。

经济实力与奥运金牌数(成绩)是基本匹配的——这是历届奥运会的一个基本规律。

这两个国家表现出金牌数与GDP明显不匹配的状态,只不过两个国家都比较极端——

俄罗斯GDP全球占比只有2%,但历届金牌占比却远远超过这个数字——今年就拿到了20块金牌,占金牌总数接近7%。

一个是前苏联留下的人才与体育文化底子很深厚,其次是俄罗斯在竞技体育方面还延续着“举国体制”的特征。

举国体制在竞技体育方面是有明显优势的(当然,举国体制也有明显劣势,这个我们后面来谈)。

然后是印度。印度去年GDP全球占比大致是3%,按道理印度怎么也该拿到7—8块金牌,但实际上印度只拿到了1块金牌。

所以,印度不但GDP水分大,而且这个国家的组织能力与执行能力一如既往的拉胯,即使与普通发展中国家相比都有不小的差距。

120年前,八国联军入侵中国,当时这八国基本上是全球最强大的国家,它们在中国国力最孱弱的时候对我们趁火打劫。

120年后,在奥运会金牌榜前十强中,120年前的八国基本都在,唯一的变化就是奥匈帝国变成了澳大利亚。

最大的变化是中国,从过去任人宰割的对象现在一跃登上奥运会金牌榜第一序列,力压绝大多数国家!

所以说中国是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希望之光是没有任何争议的,只有依靠中国,才有可能打破旧有的国际格局,广大发展中国家才有出头的希望。

中国传统优势项目是举重、跳水、乒乓、羽毛;而美国传统优势项目是游泳、田径,过去两国各自在自己的优势领域疯狂拿金,互不侵犯,所以这个时候两国关系还可以。

但是,近几年中国的传统优势项目依然稳固,美国进不来;而美国的田径、游泳等传统优势项目却慢慢迎来了中国的挑战——

是不是很类似于过去中国做中低端产业,美国做高端产业,大家就相安无事,最近几年中国开始向高端产业冲击,于是中美关系就迅速恶化。

奥运会金牌不但代表着国家的综合实力,而且也是向全世界输出积极向上的国家形象。

本次奥运会上,中国代表团前期一骑绝尘,在金牌榜上长期霸占第一的位置,这个现象让欧美各国都有点不知所措——这可怎么得了!

现在这个国家不但奥运成绩出色,冠军一大堆,而且中国运动员个个阳光开朗,精气神都无可挑剔——

这种现实与媒体描绘的中国形象差距太大了,这让一票西方国家媒体怎么给民众交代?

所以,本次奥运会上,西方国家媒体只能绞尽脑汁选取各种刁钻的角度来抹杀中国奥运健儿成绩。

在欧洲,将欧盟区27个成员国金牌总数加在一起做了一个奥运金牌榜,所以,欧盟“毫无悬念”成为奥运金牌榜第一:

在美国,搞了一个奥运奖牌榜,将金银铜三种奖牌加在一起,好吧,美国就这样占据“榜首”:

要知道在2016年的里约奥运会上,中国代表队成绩下降只拿到了26块金牌,被英国以1块之差超越,丢掉了奥运会金牌榜第二的位置,那时的纽约时报迫不及待推出的主题是要中国“反思”。

为什么本次东京奥运会金牌榜美国一直被中国压着打(只是最后半天才勉强超过中国)?

本次奥运会,美国传统优势领域田径与游泳项目成绩大幅度下滑,虽然靠着板凳深度在其它非优势领域陆陆续续意外拿到一些金牌,帮助美国金牌总数撑到39块,但是与中国的差距却在急剧缩小。

自中国参加奥运会以来,除了北京奥运会我们主场作战占尽天时地利人和,美国对中国金牌总数总是保持10—15块的巨大差距,而本次却只领先了1块。

倒过时差的人都应该知道,时差绝不是只有睡眠这么简单,是人的整个内分泌系统都要调整,这对运动员的状态影响是很大的。

上届里约奥运会,我们的运动员就是吃了时差的亏。因为里约和我们几乎是整个昼夜颠倒的时差,所以能明显看出运动员状态上的不好——

比如在举重中多次试举匪夷所思地失败,甚至抽筋退赛等;包括射击这种需要精度的比赛,也表现得很差。

这些都不是技战术上的问题,而是前期对时差影响力不够重视,导致备战缺乏针对性——比如可以提前一段时间赶到里约进行适应性训练。

现在风水轮流转,这次奥运会是在日本东京——对于我们是家门口,对老美却是昼夜颠倒。

而且因为疫情原因,他们是不可以提前来进行适应性训练的,所以明显的运动员状态差。

因为新冠疫情导致很多运动员训练都受到了很大影响,包括后勤保障跟不上,运动员训练节奏打乱等等。

而中国的运动员恰恰是个例外,新冠几乎没什么影响,中国运动员训练都能按照计划有条不紊的进行。

游泳与田径比较依赖个人天赋,过去老美可以全球掐尖人才,加上训练的科技含量高,所以优势很大。

最近几年,全球体育交流频繁,老美的训练方法也不是什么秘密了,只要找到好苗子,训练舍得投入,加上科技实力能跟上,田径与游泳就很容易出成绩。

中国国力强大,有14亿人口基数;欧洲老牌发达国家实力也很强,也有掐尖非洲优秀人才的能力。大家都努力追赶,老美在田径与游泳项目的领先优势自然就慢慢被缩小了。

按:美国在本次奥运会田径与游泳成绩不好,外界有一个猜测是嗑药周期被打乱。

游泳与田径确实是兴奋剂的重灾区,美国也有30%以上的游泳、田径运动员属于“哮喘”、“多动症”病人,所以可以合法的服用兴奋剂。

本次奥运会推迟一年,并且前期因为日本疫情存在巨大的不确定性,那么,是否存在美国运动员服用兴奋剂的周期被打乱,导致美国大量游泳、田径运动员在赛场上表现不佳呢?这个猜测目前没有证据,只是推测而已。

以美国为例,其教育模式就是普通平民基础教育很拉胯,精英教育则非常优秀。这种极端的教育模式就导致美国平民在涉及数学逻辑的基础素质非常差。

前段时间看到一个新闻,美国警察在处理一批炸药时,连简单的加减算数都搞错了,结果导致一起意外的爆炸事故,将警察局的车都炸毁了。

奥运会有个项目是4×100米男女混合接力,仰泳,蛙泳,蝶泳,自由泳各100米。每队是两男两女,那么怎么选择谁游哪一种呢?

在这四项不同姿势的游泳运动中,自由泳男女差别最小,只有5秒多一点,蛙泳男女差别最大,有7秒多。

决定木桶最大盛水量(混合接力项目成绩最好)的不是最长的那块板有多长(最快的自由泳游多快),而是最短的那块板有多长(最慢的蛙泳游多快)。

其实就算不懂木桶定理也没关系,拿一张纸在上面简单做一个不同男女选择泳种的组合,最后将时间加在一起算一下,就知道对于男女混合接力比赛最优的选择一定是男子游蛙泳,女子游自由泳。

美国教练组认为,他们有女子蛙泳金牌,男子自由泳金牌,不用就亏了!所以美国队的选择是女子游蛙泳,男子游自由泳。

什么男子100米自由泳金牌,女子100米蛙泳金牌,比别人快的就是0.1—0.2秒,根本找不回这个错误策略所丢失的一秒多钟,他们最后也确实比别人慢了一秒多钟。

实际上,美国游泳队实力最强,有人按美国游泳队的实力给他们排了一个正常顺序,成绩要比后来夺金牌的英国队快不少。

奥运会金牌数量与国家气运息息相关,1988年中国代表队兵败汉城,仅拿到5块金牌,这是中国参加奥运会以来唯一一次只拿到个位数金牌。

当时非常蹊跷,因为运动员一系列不可思议的失误,导致我们与很多必得的金牌失之交臂。

1988年恰恰是中国经济体制改革最动荡的一年,那一年我们强行进行了价格闯关,结果却是官倒横行、物价飞涨,整个社会弥漫着惶恐不安的气息。

然后才有了后来的事件……中国差一点就万劫不复了!yabo亚博登录所以,1988年中国代表队兵败汉城奥运会绝非偶然,它实际上代表着国家气运在那个时间段出了重大问题。

所以,本届奥运会中美金牌差距急剧缩小其实也代表着两国气运的此消彼长,等到中国奥运金牌超过美国的时候,差不多也是中国经济规模超越美国的时候。

本次奥运会有一个非常好玩的现象,这就是网民对国家体育总局苟仲文局长的评价变化。

在奥运会之前,苟仲文局长在民间口碑很差(原因我们后面来说),东京奥运会头一两天中国队成绩不大理想(特别是乒乓球男女混双输给日本),然后网上对苟仲文局长的负面评价铺天盖地;

接下来中国队成绩越来越好,特别是大家不抱希望的田径、游泳项目上屡屡出现突破,这直接导致网民对苟仲文局长的评价慢慢出现了正面的变化;

到了奥运中后期,中国金牌总数一直压着美国,搞得外媒都纷纷修改奖牌榜规则,这个时候差不多变成一边倒对苟仲文局长的赞美。

目前网民已经亲切地将苟仲文局长称为仲文同志,比如,下面网民的言论就很有代表性。

中国竞技体育搞的是举国体制,大概类似于在竞技体育搞计划经济模式,这种模式就决定了领军人物对竞技体育赛事成绩具有很大影响。

苟仲文是理工科背景,一直在信息产业系统任职,没有任何体育背景,但是高层偏偏要让他来担任体育总局一把手,让一个纯粹的“外行”去领导专业领域的“内行”,这本身就非常的耐人寻味。

按:另一个相似的案例就是信息产业部副部长怀进鹏去担任国家教委一把手,这个信息也非常值得有孩子的家长去品味。

这个系统有几个其它部委不具备的特点——山头多、名将功臣多,随随便便一个中干拉出来可能就是一个奥运冠军,也就是说,随随便便一个系统内的中干都具有对舆论极大的影响力。

大家如果没看懂我上面的描述,我就来给大家举一个例子,这还是相对体育总局难度要降一个维度的地方足球系统。

赵本山巅峰时期在东北差不多属于可以横着走的人物,但是他在巅峰时期入股辽足,砸了几千万,却待了几天转身就走,一点都不拖泥带水。

这三板斧说白一点就是打破原有的利益格局、加大训练的科技含量、提高运动员的体能素质。

但是,这三板斧给苟仲文局长带来了铺天盖地的骂名,换一个领导可能早就下课了,但是苟仲文局长却纹丝不动,这一点我还是很佩服高层的战略定力。

比如女子游泳4×100接力赛,我们有些运动员才刚刚参加完女子单人游泳比赛,结果在接力赛上速度几乎都没怎么降低,要是体能稍微差一点点,女子游泳4×100的这块金牌估计就拿不到的。

这个当时引发舆论铺天盖地的质疑(其实也是触动了某些专业领域的既得利益蛋糕),最后甚至要人民日报亲自发声来“统一思想”。

我国竞技体育具有明显的“夏强冬弱”特点,明年我国又是冬奥会的主办方,通过跨界选材推广冬季体育运动确实是必然之举。

其实美国队有几名选手爆发力比我们强,我们运动员强就强在技术优势,特别是接近赛道需要翻身那个动作,我们的运动员水里一个翻身基本就能领先对手半个身位,解说解释是我们运动员技术好。

航空风洞是制造飞机必不可少的高端设备,全球拥有这种设备的国家一个巴掌就能数过来,能将运动员在训练中引入航空风洞设备的国家更少,即使引入也是极少项目,毕竟这个设备过于昂贵。

中国的特点一个是举国体制,国家实力强也舍得在竞技体育方面投入;另一个是再高端的设备一旦让我们掌握核心技术,都能把它干到白菜价。

所以,中国是全球唯一一个能在田径、游泳、划水等众多体育项目中大规模引进航空风洞设备的国家。

有了这玩意,我们就能精确计算出每一种运动姿势所产生的气动力大小,甚至可以计算出不同团队组合(不同运动姿势)对气动阻力的影响,然后通过训练不断优化,让我们运动员技术越来越好。

中国运动员训练不仅仅引入了航空风洞设备,我们的科研单位还为特定项目针对性地设计专用设备。

这玩意重量只有16克,运动员随身携带影响可以忽略不计,但是它可以实时测量运动员姿势、位置与速度,并且可以实现运动视频拍摄、数据集成解算和三位模型驱动功能,是真正高精尖的运动设备。

本次中国代表队在田径、短跑等项目上给大家屡屡带来惊喜,根本原因就在于我们强大的科研能力以及制造能力极大提升了我们运动员训练的科技含量。

我们的体育管理是举国体制,大致相当于在体育领域搞计划经济,而群体类的大球项目恰恰都属于商业化非常成熟的项目,大致相当于体育领域竞争非常充分的市场经济。

计划经济的举国体制在非商业化领域优势明显,比如航天、军工我们就很强,在竞争非常充分的市场化领域就劣势明显,比如汽车、芯片就是我们的产业短板。

同样在体育领域,在商业化不充分的竞技体育,我们优势明显,比如跳水、举重、乒乓球、羽毛球等等,在商业化非常充分的体育领域,包括足球、篮球、排球甚至男子网球等等都不行。

1992年,有一位伟人在深圳画了一个圈……然后,就确立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模式,接着我们的经济从1992年开始腾飞。

这个过程可能一般人没有深刻的体会,我给大家一张图,看看中印历年的GDP曲线年开始腾飞的感觉就非常明显。

我们甚至可以请体制外的商业精英担任这个广东足协的主席,广东足球怎么搞,国家足协都不干预,反正中国这么大,少一个广东足球对中国足球成绩影响也不大——好吧,就算对中国足球成绩有影响,还能差到哪里去?

足球是商业化最充分的项目,广东商业精英也很多,挑一个出来担任足协主席并不难(最初我设想的是小马哥,我的助理建议改为王传福,后来我们哑然失笑——这种事好像还轮不到我们来操心)。

就放手让广东自己决定足球怎么搞,广东也有1亿多人口基数,相当于日本。以中国人的聪明才智,加上广东背靠13亿人口的中国大陆,以及中央的放手支持——

比如未来国家队选拔,就让广东队与国家队比赛,谁胜就由谁负责国家队组建,包括选择主教练。

如果胆子更大一点,步子更快一点,还可以同时在东北搞一个足球特区,从北京挑一个商业精英来担任东北足协主席。

中国改革开放用了40年时间从计划经济转型为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那么啥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简单的说就是划出资本的边界——民生归民生,市场归市场——涉及老百姓民生领域还是由国企来“计划”。

同样,我们体育领域的改革也可以走这条成功的道路,凡是商业化不充分的竞技体育,我们还是搞举国体制;而商业化充分的领域,我们就按市场经济的原则来办。

中国经济转型走这条路子已经证明是成功的道路,中国足球走这条道路没有理由会失败。

中国代表队在东京奥运会靓丽的成绩,让大家对苟仲文局长寄托了很多希望,包括希望中国足球在苟仲文局长领导下实现突破。

80年底初,有一本书《乔厂长上任记》风靡一时,这本书就讲述了一个能人救活一个濒临倒闭工厂的故事,所以当时就掀起一股风,全国到处请“能人”去担任厂长,后来事实证明这条路走不通,还得从体制上进行根本性转型。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